社保降费不该“顾此失彼”

自本月中旬李克强总理就企业社保负担答记者问,承诺适当降低企业社保费率以后,截至3月22日,国内已有7省(含直辖市)宣布了具体操作方案。应该说,这些省市兑现总理承诺尤其是力推供给侧改革之降成本行动不慢。

上海是7省的一个样板。上海决定从今年元旦起下调单位替职工缴纳的养老、医疗、失业等三项社保保费率。其中养老和医保费率各下调1%,失业费率下调0.5%。三项合计下调费率幅度为2.5%。经事先测算,此次费率下调后,全年可为沪上企业减负135亿元。


降低企业社保费率的呼声已喊了数年。去年起各地在相继开始小幅下调生育、工伤、失业保险费率后,全国五险一金总费率已微降至职工工资的39.25%。此次上海下调三项保险费率虽力度空前,但因上海养老金一度每年亏空上百亿元,导致缴费比例在各省区中最高,此次虽一举下调2.5个百分点,但上海社保的总费率依然占到职工工资的43%,占比仍在各省区中最为“吓人”。
客观看来,7省区的降费方案除上海之外,其余6省都集中于在原本企业缴费负担不算高的的生育、工伤、失业等三个“小险种”上打转转,对企业负担过重的养老、医疗两个“大险种”,则采取了绕道走的态度。
社保制度绝大多数国家都有,类似的五险一金外国也得缴。但收缴比例高达职工工资39.25%的实不多见。有鉴于企业社保负担实在太重,在经济不景气的当下,已将不少企业压垮,若再不适度为企业减负,势必将有更多企业歇业关张,于是,下调企业社保费率,终被纳入今年供给侧改革五大任务之“降成本”范畴。
到了今年全国两会闭幕日记者会,有记者就下调企业社保费率向李克强总理提问。李克强总理回复有三个关键看点:一是社会保障基金是充裕的;二是阶段性地、适当地下调五险一金缴存比例,这件事是可以做的;三是总的来说要让企业多减轻一点负担,让职工多拿一点现金。
拿上述三大看点作比照,7省市已公布的下调方案“含金量”皆不够高,离李克强总理“让企业多减轻一点负担”的要求相去甚远。实际情形是,7省区都在互相掂斤两,都留了一手,谁都不想当“正面典型”。至于余下的省区如何跟进,何时跟进,则仍不确定。
这些年,社保基金入不敷出的问题一直被媒体所紧盯。2014年,国内有两个省年度社保缴费总入账抵不过年度总支出,出现了当期亏空。2015年,当期亏空省区扩大至7个。不少媒体将当期支付亏空渲染成了整体性入不敷出,引发舆论过度紧张与不安。实际上,7省当期亏空不假,但尚有历史结余可用也不假,就算结余也被亏空吃光,李克强总理已作承诺,中央不会袖手旁观。
至于全国算总账,就算社保基金一分都收不上来,现有结余也可维持17个月。拿全国作考量,社保基金年年收入大于支出,结余盘子仍在持续扩大中。截至去年末,全国五险结余总量已达6万亿元规模。正因为如此,李克强总理才会做出“社会保障基金是充裕的”的回答。
然而,尽管“社会保障基金是充裕的”,李克强总理又继而强调“阶段性地、适当地下调五险一金的缴存比例,这件事是可以做的”,但在实际操作层面,却也出现了不该发生的“顾此失彼”现象。所指“彼”,就是将每年增加企业退休职工养老金的比例,从连续11年每年递增10%,悄然下调至今年的6.5%,以此总支出的“结余”,悄悄弥补下调企业社保费率带来的总收入减少。
截至去年底,经“十一连增”,全国企业退休人员平均养老金每月并不太高,而同期机关事业退休人员月平均养老金是企业退休人员的2.4倍。今年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若能继续上调10%,人均每月可增220元,现改成上调6.5%,人均每月只可增143元,有一定的缩水。
全国现有企业退休人员8000万人,以上缩水一项,全国即可“节约”出养老金支付总额几十亿元。从企业退休人员这里“节约”出这笔钱,对维护养老金收支平衡,作用其实很有限,可对于8000万企业退休人员,却是实打实的切身利益。
必须指出的是,假如各省下调社会保险费率,都只从下调三个“小险种”费率作点官样文章,此事对企业减负和职工增收意义不大。真要实施企业减负和职工增收,就该从较大幅度下调两个“大险种”的费率着手,而且不能把由此形成的“下调成本”悄悄甩给企业退休人员变相分摊。事实上,鉴于下调费率是阶段性行为,其相应的“下调成本”完全可从现有近4万亿元的养老金总结余中从容消化。
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2-15 05:02:31